歸屬地。

關於部落格
花園漫評組小米蟲一隻。BLOG現以漫評更新為主要..歡迎搭訕
  • 89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脫掉女生制服吧!》 みよしあやと

 自從大學後便離開家裡的作家朝丘, 在母親過世後便搬回老家去。在那裡朝丘遇見了曾與母親極為要好, 穿著女生制服的高中男生, 惠一。

「不去看, 也看不見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物。不過這樣就夠了。」


從老師的第一本單行本起, 每一本我都很愛, 卻始終沒有提筆介紹過老師。脫掉女生制服吧如果單從書名來看, 可能會誤以為是單純的女裝少年故事, 但其實故事裡涉及了人與人, 以及這社會對與自己不同群組的消極及歧視。老師更透過了朝丘與惠一這對年紀相差甚多的情侶, 來傳達兩時代在面對性向, 以及父母表現的不同。在看這本時我內心充滿著對惠一的心疼, 僅管沒有哭, 卻內心一直隱隱作疼。

惠一, 在高中入學以前主動向擔任兒童諮詢的母親坦承自己的性向。從母親那裡得到的不是理解, 而是一套女生制服。老師在故事裡並沒有提到惠一的過去, 惠一究竟是何時知到自己喜歡男人, 又為何會鼓起勇氣向母親告白? 惠一的初戀是朝丘, 應該說是朝丘母親嘴裡描述的那位朝丘, 也就是說在朝丘之前惠一沒有喜歡過別的男性, 但與朝丘母親相談時的惠一已經知道自己是喜歡男性的。或許惠一內心隱約知道自己性向與他人不同, 因此決定向擔任兒童諮詢的母親尋求協助, 但母親卻只是閉上眼睛, 做出自以為事的理解。或許就像很多人說的一樣, 擔任老師的家長無法教自己的小孩, 有時越是親近的關係, 越是無法看清楚。但惠一母親從根本來看其實就是無法, 也不想理解同性戀的。從她知道朝丘是同性戀後態度大變便知道她對同志持有一定的排斥或是恐懼。當年惠一向母親出櫃時, 或許是覺得自己身為母親及諮詢師, 遇見這種問題時理當要能解決, 惠一母親便做出了她所選擇的最簡單方式, 認為惠一一定是想成為女人, 才因此喜歡男人。而她所交給惠一的那條裙子, 對她而言是代表理解的解脫, 對惠一而言卻是束縛的開始。

「我會遭受這樣的對待, 會被人投以好奇的眼光, 全都是因為身為男人的我穿裙子, 就只是這樣而已。絕不是因為...不是因為「我」不好。」

惠一的這對自白看得我非常心疼。當初向母親出櫃時的惠一是準備了多大的勇氣, 被母親沉默的推開, 接下了無法拒絕的裙子。強作堅強的惠一隻能將裙子當做自己的武器及防護, 努力說服自己他所得到的一切對待, 僅是因為穿著裙子的自己, 而不是因為身為男人卻喜歡上男人的自己。裙子並不是惠一自願穿的, 因此穿著裙子的並不是真正的自我, 也就是說真正的自我並不是錯的。僅管故事裡的惠一總看似堅強, 就連面對同儕及路人的異樣眼光都可以毫不在意的反抗回去, 但這樣的惠一卻是彷彿一碰及碎的玻璃。在與朝丘相遇之前, 惠一靠著的是朝丘母親的理解來堅持下去的。惠一對朝丘母親的依賴, 從在他內心感到不安時便下意識的來到朝丘老家門前便可以看出, 而在惠一想到曾經的港口已經不存在時所露出的表情, 彷彿下一秒便會崩潰般地讓人不安。

「原來...我和大叔是可以談戀愛的。」

故事裡較偏以朝丘為第一視角, 因此很多時朝丘所想的, 也代表了讀者的心聲。對惠一而言, 知道自己喜歡男人, 跟認為自己可以喜歡男人兩件事一直不是對等的。僅管惠一內心一再告訴自己他沒有錯, 從母親到周圍的人, 卻沒有人告訴他, 男人喜歡上男人是可以的, 不是錯誤的。因此在聽到朝丘提起兩人可以戀愛時, 惠一才會對於自己是可以與男人戀愛的事實而感到喜悅。看到這樣的惠一, 誰能不心疼? 一個為了母親穿上裙子, 接受自己是同志也接受旁人的惡意, 卻從沒有人給他一個擁抱, 或一句肯定的話, 讓他知道他的感情是沒有錯的。

「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是哪裡不好了。我不是女人, 我也不想變成女人。我想做最原本的我!最原本的我什麼的, 雖然令人感到害怕, 可是如果有人願意接納最原本的我...」

聽到惠一這對彷彿累積十七年份的吶喊, 誰能不感到心疼? 對朝丘而言, 當年的他逃避了母親, 逃離了可能早已被發現的自我。而眼前的惠一, 所面對的卻是當年自己所不用面對的家人及社會。僅僅看著一套單薄的制服, 獨自對抗眼前的一切。一直以來總習慣逃避的朝丘, 在發現自己喜歡上惠一, 也從惠一嘴裡聽到他其實便是惠一的初戀後, 決定認真站出來面對這份感情。告訴惠一, 他是可以與男人戀愛的, 告訴惠一, 不要看著故事中的自己, 請喜歡上真正的自己, 告訴惠一....你不用再獨自對抗整個世界了。朝丘曾認為, 身為小孩子時總是比較辛苦的, 因為小孩子不夠圓滑, 而成為大人後的自己總能想辦法對這社會矇混過去。豪髮無傷活到現在的自己, 並沒有什麼不對, 但是面對眼前不夠狡滑, 只會用盡全力對抗世界的惠一, 朝丘決定認真面對這社會一次。

母親們與這個社會

故事裡除了以朝丘及小惠為對比, 描述兩人在面對自己性向及這個社會的不同處理方式以外, 也以朝丘母親及惠一母親做了對比。朝丘的母親, 便是惠一長久以來理解並支持他的小幸。在朝丘年少時, 其實母親便隱約查覺到了朝丘的性向。對當年的兩人而言, 都選擇了沉默的逃避。在被母親發現雜誌後卻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 對朝丘而言這是母親對他的拒絕。僅管知道母親曾偷偷查詢相關資料, 他仍是選擇了逃離母親身邊。朝丘與母親這一對, 讓人看了覺得遺憾, 卻也是如今社會時常發生的案例。當年的兩人都沒有勇氣面對這件事, 僅管小幸去查了相關資料, 卻仍是什麼都沒有對朝丘提起。而在朝丘離開家裡後, 後悔著自己為何沒能早點接受朝丘, 小幸把與朝丘一樣的惠一, 當成彌補當年與朝丘間的遺憾般, 夠過惠一與朝丘對話。個人認為其實兩人都沒有錯, 而且小幸僅管當年沒有做出反應, 卻已經比惠一母親要好了。只是或許當年那道橫溝一直存在於兩人之間, 時間越長, 便越沒有勇氣去面對。小幸透過惠一與朝丘對話, 而如今的朝丘, 也透過惠一理解了當年的母親。
惠一母親所代表的, 是現代人很多自以為是的自我滿足。面對不想理解的事而放棄思考, 卻不想被旁人言語而隨意做出自以為是的解讀, 自認為理解對方, 其實只是一種自我滿足罷了。惠一母親在惠一出櫃後一次也沒有認真與惠一對談, 只是透過自我理解認為惠一是想成為女人。將裙子給惠一, 對母親而言代表她盡到了母親與諮詢師的身份, 她有好好理解自己孩子想要的是什麼。看到朝丘與其他男人親吻畫面時, 提醒了惠一母親男人喜歡男人便是這麼一回事。在朝丘到來以後, 原本面對裙子及自己所說的話都只是沉默接受的惠一, 第一次大聲的反抗了自己。在看到朝丘帶走惠一時, 惠一母親這幾年來一直停止的思考, 也終於重新開始了。惠一母親最後提出的新制服問題, 並不代表她已經接受了同志這件事情, 但也是她願意聽聽惠一想要的究竟是什麼的第一步。小幸與惠一母親都沒有錯, 故事裡的四人都只是以自己的方式, 來面對未知的這一切。

「父母親和這個社會, 都是一面煩惱一面不斷摸索吧...」

身為幾十年的資深腐女以及身邊有不少同志朋友, 其實我也曾想過要是有一天我的小孩是同志, 我會如何面對。如今的我並不知道。僅管現今的社會已經比以往開放許多, 但其實像故事裡的兩人仍是隨處存在。在外國對同志的接受度的確是比亞洲要高, 但其實仍是常看到對同志或是其他性向的歧視或是誤解。像是我便曾與外國同事辯論關於雙性戀, 以及不是同性戀卻有變裝癖等問題。有時候其實不是歧視, 而是只能說時代的不同。像我有一位中年的同事便曾說過, 或許她不是全都能理解, 但以她的年紀能接受同志已經是很厲害了。在故事裡朝丘也曾說過, 在這社會有時同志或許其他弱勢群組有時反而能成為優勢。有些人覺得認識同志等的自己很酷, 這樣的人在現今社會裡也很常見。這樣的他們究竟是否是真正接受他們, 亦或只是像惠一媽媽一樣只是閉上眼睛不去思考呢? 但不管怎樣這總是走向接受的第一步。希望這社會能越來越寬闊, 讓像惠一一樣, 或許其他在他人眼裡有所不同的孩子, 都能早日遇見自己的朝丘。

僅管故事本篇讓人用心疼又感動, 但故事的後續真是萌到不行。惠一這孩子又堅強又溫柔, 讓人怎能不喜歡他。跟朝丘比起身為孩子的他少了些包袱, 總是積極推動兩人間的關係。在廳到朝丘終於願意抱自己起舉起的姆指, 以及兩人初次床戲時那些生孩子的發言, 都讓我覺得兩人真是萌到不行啊(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