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花園漫評組小米蟲一隻。BLOG現以漫評更新為主要..歡迎搭訕
  • 907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土耳其系列03 老鼠》えすとえむ

首先, 如果有人對我在介紹裡以男娼兩字來介紹阿米爾而感到冒犯我道歉, 其實對於該如果定義阿米爾我也想了很久。從故事看來阿米爾作限於「口」的性交易, 這樣可以以娼來稱呼嗎我也不確定。但介紹裡會以這兩字來介紹純粹是為了配合顧客一字。

回到正題, 作為土耳其系列的第三回, 老鼠系列整體走向明顯比前兩回要明亮的多。雖然主角一方仍存在著較陰暗的設定, 但克馬爾仍帶有稚氣的笨拙與幼稚使得整回的氣氛較為輕鬆。這回的故事偏幅及對話都不算多, 或許因為故事設定較為老套常見, 看完後並不像前兩回一樣印象深刻或來的震撼。但在接連兩回比較灰暗點的故事後老師或許想畫個輕鬆一點的故事吧。老鼠的主角設定為名校學生與路旁的男娼, 整篇的展開過程與結尾其實和其他畫過類似故事的作品相比之下沒多大的差別。不過和其他作品相比下老鼠的故事節奏明顯快了不少。

故事一開始便點明克馬爾常走小路也看過不少次阿米爾。第一次看時我本以為克馬爾是被朋友慫恿才決定去找老鼠的, 克馬爾雖然看過老鼠, 但知不知道他的職業是什麼就不清楚了。畢竟一開始有關老鼠職業的對話框實在有點難分辨是誰對誰講.... 可以確定的是或許在對話前, 也或許在那次對話後, 克馬爾便明顯表現出對老鼠的在意。當他再一次經過老鼠時僅管對方只是想提醒自己未拉好的背包, 克馬爾卻因為心虛或緊張而跌倒在地。從各方面可以看出克馬爾還是個未成熟的學生, 不管是一開始的跌倒或是之後對老鼠的態度。僅管克馬爾一直都很在意老鼠的存在, 但如果不是IPOD事件及撞見老鼠替人口交那時老鼠刻意的挑逗, 或許他和老鼠便會一直維持路人的關係吧。當克馬爾對老鼠說出「要口香糖嗎?」時我笑了, 笑他的青澀也笑他的笨拙。或許老鼠在聽到後也笑了, 僅管他沒表現出來。在老鼠第一次替克馬爾口交後他說出那句「我要殺了你」時其實我曾一度對這角色及故事感到膩味。因為這反應實在是太千篇一律了, 也因為這種自己想要卻又不敢承認的態度太讓人火大了。但轉念一想, 這種態度才符合克馬爾的身份及年紀, 或許也是這態度而區劃了克馬爾與其他顧客間的不同。老師不畫出老鼠聽到後的反應, 兩人之後的來往也只是以快轉似的帶過。因為我們只看見了克馬爾的反應而不見老鼠的, 在與克馬爾的慌張相比之下而顯得老鼠的冷靜。我想這篇與其他同類型故事間的不同或許就在於, 許多故事會在兩人間的性交易上多加描述, 但老師卻只在第一次之後便以快轉似的帶過之後數次的交易, 然後將鏡頭在克馬爾再次開口時停下。這樣讓整篇故事得已將重點放在兩人間微妙的互動與感情滋生, 而淡化了交易與肉體部份的情節。讓故事仍能維持在如同克馬爾的青澀一樣。

克馬爾詢問老鼠名字的部份, 是我整篇裡最喜歡的一段。是老師以彷彿定焦鏡頭般地將畫面分割成一張張的停止畫面, 第一次詢問的一里拉, 第二次第三次而付出的錢, 撫摸上臉頰的手指, 老鼠吊兒郎當的表情及克馬爾帶著害羞的臉頰。在這些分割的片段中我們可以看見老鼠的表情從第一次詢問的戲謔到第二次第三次後發現克馬爾的認真的產生的變 化。直到畫面停留在兩人的對視後所迎來的第一個吻。從兩人的對視中可以看出克馬爾已不再是當初那個叫著我要殺了你的孩子, 他或許仍只是老鼠的顧客之一, 但他略帶不安的表情中卻帶著認真的神情。而這份認真老鼠也看到了。在這之前克馬爾對老鼠而言或許是個與其他人不同的顧客, 但或許也只因為他的年紀及身份。但從這一刻起那份不同便不再只是因為這些關係了。

「你的名字是?」
「一里拉。」
「摸你的頭髮要多少?」
「一里拉。」
「....親吻呢?」
「我沒想過呢。」




我曾想過, 如果克馬爾的朋友沒有起鬨要去小路上見老鼠的話, 兩人的關係會有怎樣的變化? 從故事可以看出克馬爾的父母希望他前往英國大學, 而克馬爾本身也對英語表現出相當大的興趣。或許他會繼續與老鼠的交易, 直到他前往英國為止。而老鼠或許會在多年後記得當年那位問起自己名字的少年。但現實便是克馬爾的朋友起鬨要去看老鼠, 我不覺得老鼠對克馬爾有怨念。或許克馬爾對自己抱有怨念, 但老鼠當時的神情卻只讓我想到對現實的理解與心死。

「從那天之後他便消失了。」

就這麼簡單一句話, 老師帶過了所有可以上演的狗血或過程, 直到克馬爾要出國的那天為止。老鼠之所以消失, 是因為他已放棄男娼這身份。僅管那天的老鼠顯得如此不在乎, 但克馬爾看出了那冷靜雙眼之下的眼淚。老鼠為什麼換職業? 個人覺得是因為那天與朋友在一起而不敢出聲呼喚老鼠的克馬爾讓老鼠體會到了兩人間的差距, 而他換職業, 或許便是期待今天的他仍讓克馬爾光明正大的出聲喊出他的名字, 僅管他不承認是為了克馬爾。我一直都覺得老鼠的年紀要比克馬爾要大得多, 因為他的冷靜也因為他的態度。但那些或許都只是老鼠為了保護自己的武裝, 再次與克馬爾相遇後的老鼠, 僅管仍想像當年一樣表現出他的不在乎, 卻再也無法像當時一樣鎖住自己的情緒, 在老鼠流下眼淚的那一刻, 我突然有種 啊, 或許老鼠也像克馬爾一樣只是個不安的孩子啊。

僅管老鼠最後仍像前兩回一樣是個開放式結局, 但它所給予的希望與未來卻也比另外兩篇要大的多。僅管兩人仍像卡爾加與米瑪爾一樣分離, 但至少他們不像逃不開自己身份的士兵及舞者一樣。老鼠以自己的決心改變了他的未來, 也讓兩人的可能性更添上了希望。

雖然老師與BASSO老師風格上有極大的差別, 但每次看時都會不自覺得聯想到彼此。僅管老師的異國風味仍是一如往常的濃厚, 但這篇或許因為故事設定關係其實不會特別讓人想到土耳其。雖然老師的國家系列只是希望能畫出各國間的一角落罷了, 但大概因為我認識的土耳其人都無法像老師筆下所描繪的這般俊美關係吧, 使得每次在看時都不自覺得與土耳其這設定脫離。但不得不說老師的筆觸仍是一如往常的精簡中帶著華麗, 老師的畫面不需文字也能描述故事。而那一張張停止的畫面更像透過底片攝影機樣看那一格格慢動作的底片。老師筆下主角們深邃的五官及恰到好處的四肢便更不用 提了。主角老鼠那一頭全黑的卷髮及那近全黑的眼眸配上他那帶點挑釁帶點挑逗的嘴角更顯得誘惑。被主角撞見服務客人時老鼠那低垂的眼眸及刻意捲起的舌頭, 也不能怪清純男主角克馬爾受不了誘惑了(笑) 不知道土耳其系列會不會繼續下去, 其實我個人還蠻想看到GALLOP系列的後續的。總覺得如果能兩系列同時進行的話, GALLOP系列的輕鬆或許能帶走些土耳其系列的嚴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